首页 > 半岛佳作 > 正文

大连代驾市场两大阵营发生冲突 引发行业规范发展思考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15-02-13 07:36:05

 

1月下旬,本市代驾市场接连发生了两起群体冲突,震动了业界。事件背后,是大连代驾市场两大阵营在角力,冲突的原因是争抢客源。两大阵营中,一方是传统的本土代驾企业,另一方是“外来户”——总部在北京、使用手机软件接单的e代驾。后者进入大连后,以前的市场格局被打破,本土代驾企业倍感压力。由接连发生的冲突事件可见,如何规范行业发展已迫在眉睫。然而,在官方定义中,代驾甚至算不上一个行业,业界想成立合法注册的自律机构都很困难。

 

星海湾发生两起冲突事件

  两起冲突事件,发生在今年1月下旬,地点在沙河口区星海湾某酒店附近。第一次冲突发生前,大连杨波代驾公司的代驾司机在酒店门口蹲点等客,而e代驾公司的司机也在门口等活。杨波代驾负责人杨波说,公司已经与酒店签约,形成了代驾业务的合作关系。因此,杨波代驾司机要求e代驾司机离开。但双方在交涉时发生了口角,进而演变成了肢体冲突。

  冲突发生后,杨波代驾得到消息,“e代驾将对星海湾附近所有跟杨波代驾合作的酒店,实行22点前10公里免费代驾活动。”冲突发生后的第二天晚上,星海某酒店门前,聚集了数十名e代驾公司的司机。杨波认为,这种挣抢生意的做法,让己方企业难以接受。当晚,双方再次发生肢体冲突,有人员受伤。

  戊戌代驾公司和杨波代驾公司同属大连代驾联盟。戊戌代驾负责人张先生说,当他听说e代驾针对杨波代驾公司采取“免费打压”措施后,包括他在内的大连本地多家代驾公司,都赶到现场,想要帮忙挽回部分客户,没想到,自己却在冲突中受了伤。

  对此,e代驾北京总部一位负责人称,当天他们的确推出了十公里免费代驾的优惠活动,但并不是针对某一家公司。e代驾公司大连负责人则表示,“这是一场误会。”事后,本市警方已介入处理。

 

事件背后是两大阵营角力

  事实上,早在两起冲突事件发生之前,双方已经因为价格的问题而心存芥蒂。

  大连代驾联盟由大连本土18家代驾企业组成,均在工商部门办理了注册手续。此前,大连代驾企业间存在竞争关系,但自从以e代驾为代表的全国性代驾品牌进入大连市场后,18家代驾企业转为合作,联合起来对抗e代驾等“外来户”。对于“外来户”的说法,e代驾有关负责人说,e代驾只是总部设在北京,大连分支机构的负责人、办公人员、代驾司机还是以大连本地人为主。e代驾的运营模式在全国是统一的,包括价格。

  e代驾进入大连,打破了代驾市场的格局。杨波代驾负责人说,此前,大连代驾市场的普遍收费标准是,市内收费100元,稍偏僻区域(如南关岭)150元,金州、开发区收费200元。而e代驾的收费要低一些,也更精细一些。晚上10点以前,代驾里程10公里以内收费39元,10公里外每5公里额外收取20元;晚10点以后,10公里以内收费59元,10公里外每5公里额外收取20元。

  e代驾在全国110多个城市开展业务。进入大连市场一年以来,他们利用手机APP客户端和微信平台,与客人直接对接,减少了酒店和娱乐场所的签约、分成等中间费用,迅速抢占了大量市场份额。

 

无行业归属、无监管单位、无专项法规

  两大阵营角力带来的影响是深远的。大连代驾联盟会长刘喜福说,当本土代驾企业发现自己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后,开始反思本土代驾企业的不足,吸收先进经验,在管理、服务方面提升了一个档次,收费价格方面也出现了变化。

  以杨波代驾为例,收费价格改为晚上10点以前,代驾里程10公里以内收费48元,10公里外每5公里额外收取20元;晚10点以后,10公里以内收费68元,10公里外每5公里额外收取20元。总体说来,每单业务比e代驾贵9元。对此,杨波说,他不怕比较,因为大连本土代驾企业有信心在服务质量、安全保障等方面建立优势。

  想要建立优势、夺回市场,就要进一步规范代驾企业自身的行为。为此,去年12月份,大连18家代驾企业自发成立了大连代驾联盟。联盟会长刘喜福说,这对大连代驾行业来讲是一件好事。企业自律了,才能对消费者负起责任。例如,代驾司机送客户时出现了违章驾驶等情况,如果代驾公司不解决,投诉到行业联盟,联盟可以通过各种办法督促代驾公司解决问题。然而,他在为联盟办理社团注册时,却遇到了不少尴尬。“腿都快跑断了,也没能注册成功。”

  刘喜福曾到民政部门咨询,经查询发现官方定义里没有代驾这个行业。并且,想要注册还得找个监管单位,可刘喜福问了交通等多个部门,都说监管业务范围暂时还不包括代驾这一块。无行业归属、无监管单位、无专项法规,“三无”尴尬使得刘喜福等有心开展行业自律的从业人士遇到了难题。

 

举措

赴外地交流谋求建“大连标准”

  1月10日,由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汽车俱乐部分会发起的中国代驾联盟在北京成立,刘喜福专门到北京去交流学习经验。

  此次交流中,长春一家代驾企业推出的服务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家企业的代驾司机随身携带一个服务包,包里备有18种物品,包括矿泉水、速效救心丸、湿巾、口香糖等,提供给喝酒的客人使用。这种服务确实很贴心,受到顾客的好评。为此,刘喜福打算,将逐步把这些先进经验引入到大连。

  代驾市场的潜力早已毋庸置疑,目前,大连尚缺少针对本土代驾市场的专项法规和标准。对此,刘喜福认为,大连代驾联盟可针对大连地域特点,以倡议自律的形式,建立一套业内认可的“大连标准”,涵盖企业管理、代驾司机培训上岗、服务质量、安全保障等多个方面。

  为此,联盟内部18家代驾企业已经开始整合资源,试图提升行业和联盟的形象。以代驾公司着装为例,联盟内各家代驾企业,每家司机穿着各自的统一工装。另外,各家企业也使用了手机软件作为接单的渠道之一。下一步,联盟内还将进一步统一并规范企业的经营行为。

  此外,在代驾司机从业资质方面,大连代驾联盟将跟中国代驾联盟统一步调,由后者委托专业培训机构培训合格后持证上岗。刘喜福说,“随便从大街上拉个司机就能干代驾”的问题将会被有效规范,从业人员素质良莠不齐这一困扰行业发展的问题,将得到有效解决。

 

案例

代驾司机交通肇事

  市民肖女士开车参加大学同学的十年聚会,在酒桌上肖女士喝了不少酒,于是打电话联系了一个代驾公司。代驾公司与肖女士签订了一份代驾合同,双方约定代驾费用为100元,代驾公司指派刘先生为肖女士开车。回家途中,由于刘先生不熟悉肖女士的这款车性能,操作不当,发生了交通事故。事故中,不但车子受损,花费了8万余元的修理费,肖女士的手臂和面部也受伤了,医疗费花了1万余元。 

  事后,肖女士向代驾公司和司机刘先生索赔,对方却互相推诿,拒绝赔偿,无奈之下,她将代驾公司和刘先生诉至法院。法院最终判决代驾公司赔偿肖女士的修车费和医疗费等损失。 

 

酒醉客户要求代驾司机闯红灯

  代驾司机权益难保障,也是突出的问题之一。某代驾企业司机说,只身在外代驾,谁没个酸甜苦辣。顾客耍酒疯、不给钱或少给钱的情况都碰到过;客户叫单后,等赶来时客户已“无影无踪”的事儿也常有。有一次,一位客户喝多了酒,要求他闯过前方的红灯,他深知闯红灯是危险驾驶的举动,出于安全考虑,他当即拒绝了客户的要求,但客户却不停地对他进行辱骂。

 

代驾司机顺手牵羊

  市民刘先生开车到某饭店,与几个朋友小聚。饭桌上,大家兴致不错,刘先生也禁不住多喝了几杯。聚会结束后,刘先生的朋友帮他找来了一位“代驾司机”张某。第二天,刘先生准备开车去单位时,发现车上装有1万元现金的公文包不见了,立即报案。

  从刘先生反映的情况看,代驾司机张某嫌疑最大。可张某见到民警后,不仅不承认拿了包,连代驾的事也一口否认。不过,警方早有监控录像证明张某代驾了刘先生的车。至此,张某知道无可抵赖,只得交代。原来,他见刘先生喝醉了,于是偷走了其公文包。

[编辑:吴晓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