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连新闻 > 正文

用资金监管、征信惩戒拴住跑路那条“腿”

海力网 来源:海力网 2020-05-17 11:22:13

 近年来,一些美容美发店、汗蒸店、足疗店、洗衣店、健身房、早教机构等“跑路”现象频发,预付费消费经营行为存在很大隐患。市人大代表张墨波建议应尽快完善相关法律规制,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
风险:办卡容易退卡难   经营者动辄“玩消失”
        预付费消费是指经营者以先从消费者处收取预付费,在约定期限分期分次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经营方式。这种模式通常通过售卡打折等方式让消费者获得实惠,同时,有利于企业回笼资金和锁定客户,在发达国家是一种普遍流行的商业模式。但是由于这种商业模式目前在国内还没有纳入法律监管体系,对消费者权益造成损害的情况时有发生。
        张墨波认为,在预付费消费中,消费者主要面临三大风险——
1.办卡容易退卡难
        由于预付费消费是经营者先收费后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因此在双方的消费意向达成之后,可能发生各种意外,导致无法继续完成交易,如门店搬迁、消费者搬家导致消费不便或者经营者不按约定提供商品或服务,还有一些无良商家在短期内大肆向特定消费群体,以各种优惠作为诱饵来骗取广大消费群体的预付款,商家实际控制人卷款跑路的现象屡见不鲜。消费者往往只能单方面“被终止”与经营者的消费合同或因维权成本高只能无奈蒙受损失,此类现象渐成新的消费陷阱。
2.经营者规避责任
        另一方面,经营者为逃避责任,经常以格式合同条款、店面“友情提示”等方式来规定预付款资金的有效期限。很多消费卡都规定有消费期限,并且写明到期不消费的预付款资金概不返还,通过格式条款侵犯消费者的利益。
3.倒闭或转项经营
        此外,经营者倒闭或转项经营,也是预付费消费一大隐患。见诸媒体的就有健身中心停业改为浴池,将剩余消费金额以澡票方式返还;青鸟健身悄然停掉5家门店等。张墨波说,如果对这种情况不加监管,最终受害的只能是消费者。
现状:我国预付费消费相关法律法规不完善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经营者以预收款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应当按照约定提供。未按照约定提供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履行约定或者退回预付款;并应当承担预付款的利息、消费者必须支付的合理费用。”这是目前在立法层面对预付费消费的唯一规定。但该规定过于笼统,在实践中操作性差,同时它不具有事前预防的功能。
        2010年6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颁布了《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该办法对非金融机构预付卡的发行与受理进行了规制。但是这一规定并未将零售业、美容美发、休闲健身等行业经营者发行的单项消费卡纳入管理。此外,还有一些地方性规范性文件也对预付卡消费进行了规制。如北京市消费类预付费服务交易合同行为指引;厦门市贸易发展局、工商行政管理局等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加强零售业购物券(卡)管理的通知》;上海市推出的《上海市美容美发预付费消费卡发售企业自律公约》及《售卡保证金交纳、使用、管理细则》等。这些规定对预付费消费的法律规制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但是由于适用范围和领域单一,虽然缺乏强制性,但对规范和遏制预付费被相关商家侵吞起到了一定积极作用。
        资金监管、征信惩戒等多管齐下
        预付费消费纠纷已成为当下社会关注的热点难点问题,为加强我市对预付费消费市场进行的监管,张墨波提出如下建议。
建议1   建立预付资金监管制度
        如果对于预付资金的支取监管不严,一些经营者可能就会随意处置预付资金,一旦经营不善倒闭,消费者就可能陷入索赔困境。从国外的有关规定来看,在资金监管中主要存在两种方式,即保证金担保方式或第三方监管(银行托管)方式。第三方监管是指经营者对预付款并没有完全的支配权而是交给监管部门管理。经营者在商业银行设立资金托管专户,由第三方负责监管,专户资金只用于消费款项的结算以及经营者无法履约时的偿还。具体做法是,消费者从经营者处购卡之后,经营者将售卡资金存入托管银行的指定托管账户。待第三方机构确认资金到账之后,发出激活指令,售出的购物卡方可使用。持卡人消费时,数据实时传送到银行,相应款项在次日即划入商家的账户。这样就可避免经营者任意提取预付款,消费者在特殊情况下也可随时退卡,取回他们自己的资金。保证金担保是指经营预付款消费的企业应由监管部门按经营性质、种类、行业和规模的不同,确定应缴纳保证金的最低数额,对符合准入条件的经营者一次性收取保证金,以后可根据情况追加。收取的保证金由监管部门在商业银行开立专门账户存储,监管部门可从存款利息中提取最低限度的管理费。如发生企业破产、倒闭等情况,可用保证金和利息对持卡人先行偿付,保证金不足的,以托管资金偿付。
建议2   建立征信“失信人黑名单”惩戒制度
        预付费消费以消费者对商家授信为基础,因此,只有具备较高商业信用的商家,才有资格开展这种业务。日常消费活动中,由于缺乏规范,对商家信用的把握,仅靠建立在消费经验基础上的判断,是根本不够的。政府监管部门、行业协会、有资质的信用评估机构都应该为消费者提供判断依据。建议市市场监督部门对近三年来,广大消费者投诉的预付费后商家失信“跑路”的线索进行梳理。对于数额巨大,恶意以先送货后付款、先预付费再消费,而后卷款跑路,带有明显欺诈行为的失联商家违法线索应及时移送司法机关并列入失信人名单,以从制度上杜绝失信人担任任何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和办理任何工商业户营业执照。对于收取预付费单笔数额小,办卡或收取预付款人数多,在停歇业后拒不清偿的商户也应将其列入联合惩戒失信人名单中。同时建立各级消费者协会公益诉讼的维权创新模式,以维护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建议3   尽快建立大连市信用联合奖惩系统平台
        结合国家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示范城市的相关要求,市信用中心应尽快建立大连市信用联合奖惩系统平台,实现“政府部门纵横贯通、跨部门跨级跨系统跨地域业务高效协同、社会治理精确有效”的目标。以大数据人工智能为手段,创新信用监管模式,通过“智慧信用”将国家37个联合奖惩备忘录的全部信息入库,实现各类奖惩对象名单“发起、推送、实施、反馈”的全流程闭环管理机制,使失信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依靠信用监管来助力优化营商环境,使我市早日成为国家信用体系建设示范城市。   半岛晨报、39度视频记者齐媛媛

[编辑:于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