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天下 > 正文

战地金达莱,花儿为谁开?

海力网 来源:新华社 2020-10-16 11:13:55

——记志愿军老战士文工队员任红举

“说的是,上甘岭上战火红,硝烟滚滚遮日空……胡修道站起身来抬眼望,但见上甘岭一片阵地似长城……”

今年86岁的任红举,曾是志愿军第12军第31师文工队的一员。时隔近70年,满头银发的任红举再度表演起当年自己的战地之作山东快书《金星英雄》,依然精神抖擞。

“当年在朝鲜,我们是战斗员、宣传员、救护员,‘三员合一’的文艺兵。”老人的讲述将记者带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1951年3月底,17岁的任红举随志愿军第31师文工队跨过鸭绿江。任红举所在部队的任务是向前线急进,为新的战斗做准备。

18天的急行军开始了。

“腰上挂着四颗手榴弹,肩上有20斤炒面和步枪,背包上插着铁锹,为减轻炮排负担又绑上一枚炮弹。”任红举说。

行军不只是走路那么简单。“行军第一天就遇到敌机,此后几乎天天如此。”任红举说,“我们一边行军一边观察可以隐蔽的树林山洞,随时准备隐蔽。”

因为年龄小,又满口京腔,任红举被战友称作“小北京”。行军途中,教导员做讲评。任红举边记录边写快板书。教导员刚讲完,他就说起现编的快板来。

“文工队员为大家加油鼓劲,能让沉闷枯燥的空气爆出活跃的笑声、喊声。”老人满脸自豪,“对文艺兵来说,这就是我们的战斗。”

上甘岭战役给任红举留下深刻的印象。他是随第12军来到上甘岭的。“我们的任务就是在战地采访英雄,然后马上宣传英雄。”任红举回忆说。

一天,任红举在前沿与指挥所间的山梁上遇到一名年轻战士。“他挎着冲锋枪,紧闭着枯干的嘴唇,军衣被泥土和汗水染成焦黄色,一看就知道是从阵地下来的。”任红举说,“枪炮声就在耳边吼,我就坐在山坡上采访了他。”

这名战士叫胡修道,他带领战友共击退敌人40余次进攻、毙伤敌280余人,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

5天后,任红举创作出山东快书《金星英雄》。这个节目任红举几乎演遍了全军。胡修道的名字也就此传遍全军乃至全国。

“在战斗中,部队打过去我们就跟上,救起负伤的同志,掩埋烈士的遗体。”讲起救护伤员,老人有些哽咽。

第五次战役期间,任红举和战友们负责搜救伤员。“夜里天很黑,那时年龄小,在空无一人的路上独自走着直冒冷汗。”任红举说。

山谷小溪边,任红举发现了营参谋长李振堂。“他腹部流着血,已是奄奄一息。”老人陷入痛苦的回忆中,“我把胳膊垫在他脖子后面,轻声和他说话,想让他分散些疼痛。他就枕着我的胳膊去世了。”

山脚下,任红举用手刨坑,手指都刨出了血。他安葬下参谋长的遗体,然后起身,喊着:“向烈士告别,敬礼!”

“抗美援朝是为了保家卫国。为了祖国,我无愧无悔。”任红举说。采访中,任红举多次提到一种叫金达莱的花,迎春绽放,美丽烂漫。当年那个十六七岁的青年,那群朝气蓬勃的文工队员,那支雄赳赳气昂昂的百万雄师,正像是金达莱,在战地盛开。   据新华社电

[编辑:栾晓婷]